30亿财富争夺疑云 13名原力联集团职员被卷入

时间: 2019-10-07 08:03    来源: 未知   
点击:

  8月12日上午,南京市鼓楼区人民法院门前,上百名力联员工站列于台阶之上,人手一张报纸的复印件。复印件的内容为,媒体关于南京力联控告其原高管掏空其巨额资产的新闻报道。

  当天上午11时许,原南京力联财务总监莫迅被控非法占用公司房产资金案在此开庭。约半小时后,庭审结束,莫迅向法官询问,是否可以和母亲说一句话。得到法官允许后,莫迅转身对坐在旁听席上的母亲说:希望保重身体。其母在亲友的扶助下了,站了起来:“你也保重身体。”

  力联集团监事会副主席吴达宣希望将一份请愿书交给法院领导,法院工作人员在紧急协商后,派出一名年轻人代表领导接收了请愿书。

  力联称,在集团审计期间,莫迅等人在审计人员办公的隔壁房间焚烧财务凭证等证据,直到审计人员冲过去摁住他们的手,焚烧行为方才终止。力联集团下属的南京南北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财务会计凭证、账册,因此被隐匿、销毁,导致其所收1.46亿元款项无法核查,截至2008年末,应实现收入与财务账面收入相差3.23亿元。

  力联集团所关注的这些环节,在莫迅案审理中并未得到体现。此前,鼓楼区人民法院审理了力联集团原总裁包一致侵占公司资金案。包一致被控非法侵占力联集团100万元资金,被一审判处有期徒刑7年。目前,包一致方已准备上诉。

  “这是无法掩盖的事实,那么多的楼,在2006年、2007年楼价暴涨的情况下不但没挣钱,反倒亏损,这是让人无法相信的,也无法理解的。”虽然距离事发时间已有3年,但翟韶均在面对时代周报记者陈述公司的遭遇时,依然难以抑制内心的激动。

  翟韶均向时代周报记者介绍,在包一致掌控企业期间,力联集团开发的龙凤玫瑰园住宅小区应支成本为4.26亿元,房款销售收入按照包一致签批的一房一价的价目表计算,即便将职工与单位优惠购房等因素计算在内,售房收入也应为9.75亿元,但实际到账的售房收入仅有4亿元,亏损5亿多元。

  另一个住宅小区龙凤花园,在翟韶均因牵涉进原江苏省人大副主任王武龙案,被纪检部门带走协助调查时,已是建好的存量房,无需投入即可售房收款。龙凤花园销售面积达4万平方米,按照均价1万元/平方米的低价计算,加上247个车位,应收款项为4.7亿元,而实际到账的款项仅1.5亿元。

  翟韶均说,这两处楼盘,按照正常情况计算,支出成本为4.26亿元,应收房款14.45亿元,毛利润应为10.19亿元,而在包一致掌控力联期间,两处住宅实际亏损达8.61亿元。仅此一项,力联集团的资产损失即18.8亿元。

  翟韶均还指控,包一致与王北城内外勾结,低价变卖了力联集团位于湖南路的百富商城。翟韶均说,中国银行南京支行调查材料证实,当时8万元/平方米的百富商城,被包、王以8000元/平方米的低价出让。

  翟韶均说,包一致以银行逼债为由贱卖这些物业,而实际上,银行贷款到2014年才到期,而且拒绝力联集团提前还贷。因为提前还贷,力联集团还被银行罚款60多万元。

  翟韶均透露,在他归来后,力联集团成立内部专案组,对力联集团开发的房产项目进行审查。审查结果表明,包一致和其他原公司高管,在销售力联集团开发的玫瑰园和龙凤花园两个高档楼盘时,采用阴阳合同进行销售,留在公司的是低价合同,而购房者手中的则是高价合同。包一致等人以与购房者分享差价为诱饵,诱使购房者与其合作,侵吞力联集团房款。另外,包一致等“犯罪团伙”成员及其亲友,在这两个楼盘置买房产时根本没有付款。

  一份由金陵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审计报告显示,包一致主政力联集团期间,将力联集团价值1.39亿元的力联会所以5000万元的价格卖掉,价值高达2.1亿元的百富商城仅售8000万元,价值2亿多元的力联大厦以1亿元出售。仅此三项,力联集团损失就高达3亿多元。

  翟韶均说,这3亿多元损失,加上龙凤玫瑰园和龙凤花园两个楼盘上的损失18.8亿元,力联集团的亏空至少20亿元。

  翟韶均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南京金陵会计师事务所王姓所长在看完审计报告后,惊呼:这哪里是偷偷摸摸,这是明抢。王亲自将材料移送至南京市公安局,引起南京市公安局及省市领导的重视,原南京市副市长、公安局长孙文德当时批示查办。

  随后,南京市公安局经侦支队受理此案,对涉案人员包一致等人采取强制措施;此后南京市公安局鼓楼分局与检察院、审计局联合成立专案组,侦查此案。

  2008年底,力联集团向司法部门举报包一致。最终,法院认定包一致涉嫌侵占力联集团100万元,一审判处包一致有期徒刑7年。对此,包一致之妻张闻珍大呼冤枉:那100万原本是翟韶均奖励给包一致的奖金,怎么成侵占了的?

  张闻珍向时代周报记者叙述了被法院认定侵占的100万元的由来:“翟韶均在出事之前奖励给包一致100万,他跟老包讲,这个事情不要让公司任何人知道,就是我奖励给你的,不直接打到你的卡上,你找朋友借个卡,然后把这个钱打到朋友的卡上,你再想办法再转到你的卡上就行了。”

  张闻珍说:“这个存折用是翟韶均的名字,我在律师事务所看到过笔录,老包不知道有这个存折。但结果判决书里说,这个存折上的580万是他用的,有100万不是他用的。”

  张闻珍认为,这100万是谁存的,谁取的,银行那边绝对能查到,但现在问题是,公检法为什么不去调查?

  在南京市鼓楼区人民法院的判决书中,包一致辩称:翟韶均在2005年11月说,先给我100万,要我找一个朋友倪某的身份证财务就拿朋友的身份证去银行开了户,然后回来就把100万的本票交给了我,后来我去取了钱,这事我没跟别人讲,集团其他高管都不知道,这100万我花掉了。

  包一致的辩护人、江苏三法律师事务所杨冬律师,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公安机关在核查这100万款项的过程中发现,从翟韶均的账户打出钱时有翟韶均的签名,但是公安机关鉴定后,这个签名不是包一致签的,也不是翟韶均签的,究竟是谁签的,无人去追查。

  但翟韶均和力联集团财务的证言均不支持包一致的说法。包一致所说的力联集团那位财务人员在法庭作证:我从没听过倪某的名字,也没拿他身份证去办理过银行存折和本票。

  而力联集团指控的另外一位主要当事人王北城,系江苏城泰房地产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王北城向时代周报记者否认了这个排行榜的真实性,他说从来不知道有这样一个排行榜。

  力联集团指控王北城等人伙同包一致合谋,向力联集团发放高利贷,合同金额达1.4222亿元。力联集团称,2007年5月至2008年9月,王北城等人通过循环打款的形式,8次向力联集团借款1.4222亿,除去高额利息外,还约定收取了力联集团高达2060万元的服务费。收取服务费的是王北城的朋友王定江,而王定江是向力联集团借款人之一。但是力联集团表示,对方并未提供任何服务。力联集团认为,此2060万元,实际上是此循环借款中的变相利息,目的是要将力联集团的财务掏空。

  力联集团还指控王北诚勾结包一致等人,非法侵占力联集团所属的南京市湖南路百富大厦及位于龙江广场的力联会所两处物业。

  但这些情节,也未在庭审中得到体现。翟韶均说,这些都属于刑事犯罪的证据,但我们没有及时去追究,导致业主到法院起诉我们,现在,在法院有几百起这样的案件。业主是无辜的,该缴纳的款项他们已经交了,但公司并没有收到这些款项。

  此外,力联方面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翟韶均因王武龙案配合纪检部门调查,离开力联,翟刚走不久,包一致就以翟韶均的人身安危为由,威逼利诱翟韶均的妻子将力联集团和翟韶均收藏的一批艺术收藏品骗走,这批艺术收藏品包括齐白石、傅抱石、徐悲鸿、张大千、龚贤、吴昌硕等大师的国画和油画共200多件,价值10多亿元。包一致等人以代翟韶均变卖艺术品的理由拿走艺术品之后,仅仅支付了3500万元款项。

  对此,包一致之妻子张闻珍替身陷囹圄的丈夫辩称,此说纯属污蔑,因为起诉书根本未涉及此事,这说明司法机关对此未予认定。

  作为被翟韶均指控的主要对象之一,王北城这样反驳翟韶均和力联集团对他的指控:“2006-2007年,翟韶均因被牵涉进王武龙案,被有关部门找去调查,2008年初,翟取保候审出来后,香港白小姐信息与我成为朋友,假借公司临时需要资金周转阴谋骗取我的借款本金高达5000万元,至今分文未还。我支付了1.6亿元购房款和5000万元的借款给力联,何来掏空力联财务之说?真实的情况是,我们为了力联而背负了巨额债务。”

  王北城说:“翟韶均所谓的秘密账户,就是我的按揭贷款账户,我是借款人,也是还款人,而且是2007年借的,2008年还清的,这些银行和公安都有证据。这个账户必须是以力联名义开,因为银行按揭贷款必须放给开发商,所以他要给我一个账户,这个钱是我贷的,也是我花的,在我们的购房合同里面都有约定。关于按揭贷款,他协助我办理的这个条款,都有,而且这个问题也是公安重点侦查的问题,已经查得很清楚,我借的款,我还的款,根本不存在什么私刻印章,把7000万给侵吞占有的事情。翟是故意诬告。”

  对于王北城的说法,翟韶均认为全是谎言。翟韶均说,力联根本不存在资金短缺问题,银行贷款2014年才到期,因为早还款被罚了60多万元,龙凤花园已经可以销售而不需要任何投入,实际上等于现金。包一致和王北城内外勾结低价处置力联物业完全是背着他进行的,而且违背了集团大事必须向翟韶均请示汇报的约定。包一致在处置完物业后,还欺骗翟韶均,请翟为其写授权的信件。

  时代周报记者留意到,目前在审的力联相关案件中,没有力联所称的巨额资金被掏空的相关表述。

  在翟韶均的指控名单上,有原总裁包一致、财务总监莫迅、机要室主任刘燕宁、集团新楼盘销售公司总经理梁炜、副总裁张寅、子公司南北建设公司总经理葛强、集团财务部总经理颜红、集团资金部总经理陈倩如、集团主办会计等。力联集团原高管层几乎全部落马。

  1997年七八月间,包一致来到了力联集团。在此之前,他是南京铜矿下属的一个企业金鹏公司的办公室负责人。

  包一致从力联会所的保安做起,后来担任了集团办公室主任,接着兼任集团下属中广集团CEO、董事长、总经理,并在2004年担任集团首席运营官;从2005年8月开始直到涉嫌职务侵占罪被捕期间,包一致一直担任力联集团董事局副主席、集团总裁职务。

  2006年,由于被牵涉进原江苏省人大副主任王武龙案,时任力联集团董事局主席的翟韶均被纪检部门带走协助调查,时间长达2年。翟韶均认为,就是在这两年期间,包一致等人咨询了北京一些法学专家,认为自己5年之内出不来了,遂萌生歹意,勾结外人,将力联集团资产据为己有。

  “案件的侦办过程中,一些看不见的手总是若隐若现,阻挠查办工作的进行。”吴达宣说,涉案人员有十多人,但目前被追究责任的寥寥无几。

  按照力联集团的说法,对于高达30亿左右资产的去向,至今众多部门均未给出答案。

  时代周报记者查阅2006-2007年度力联集团大事记发现,在此期间,力联集团几乎每个月都在裁员,处理银行的催款成为公司日常工作的一部分。力联集团最困难的时候,账面可用资金仅剩70万元。为解决公司资金问题,让自己早日出来,翟韶均用书信的形式,授权包一致处理公司和他个人的一些资产,以偿还拖欠政府的土地金。

  包一致之妻张闻珍说,包一致之所以能卖掉力联大厦、力联会所、百富大厦,正是因为有了翟韶均的授权。

  而王北城则认为:翟韶均“进去”后,银行逼债,各方面的资金情况非常恶劣,包一致才不断变卖所有的东西,来降低负债率,避免导致银行逼债和拍卖。王说当时他的报价比成交的价格还低,因为他算了一笔账,这两栋楼的租金一年不到900万,如果低于15年能回收这个物业,说明它很有价值,如果高于15年,对他来说就不是很划算。

  对于翟韶均所说的百富大厦、力联会所被低价出卖的说法,王北城也不认同:百富大厦,翟韶均自己评1.3个亿,卖我1.1个亿,差2000万,合情合理,而且当时对于力联集团来说是非常时期,而翟给包写授权信,则是好几个月后的事情了。

  至于阳光广场,翟韶均说物业加开发权1个亿,王北城的说法是,他卖的是物业5000万加开发权30%,当时开发权他打算用3000万-4000万买下,想跟力联一刀两断,当时包一致不干,坚持要开发权,说是给老板未来留个有收益的地方,而且,在协议中有约定,如果开发不成,他可作价买回这30%的开发权。

  王北城所说的“晚几个月”,正是翟韶均所认为的包一致等人私自处理力联资产的证据之一。时代周报记者查阅发现,翟韶均在接受调查时发给包一致要求其处理力联集团资产的授权信,时间为2007年7月2日,而力联集团与王北城的关于百富大厦的购买协议,则在2006年12月28日就已经签署。

  翟韶均认定包一致早有预谋侵吞力联资产的另外一个有力证据是,身处自由环境的翟韶均夫人吴秋在与包一致商量如何处置公司资产时,竟然罕见地以书信形式请包一致处置公司和家中一些字画,“一切听包总安排”。

  翟韶均称,在向吴秋核实后,此信实为在受胁迫情况下写出;而王北城能有力联的核心的大事记这样的资料,正好从反面证明,力联集团有内鬼与其合作。

  “包一致一伙人除了卖掉我们的资产,拿走钱财,留下大笔债务外,还将我们扯进了诉讼的漩涡,现在公司已是负债累累,2000多人面临失业”。力联集团一负责人说,由于巨额卖房款和公司十多亿元资产被非法侵占等原因,致使公司开发的楼盘无法按时交付,房产证也办不出来,官司缠身,已引发多起群体性上访事件。

  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力联集团之前曾因涉嫌一房两卖和工程款纠纷,被告上法庭,鼓楼区人民法院目前已受理300多起和力联集团有关的案件,另有100多起案件法院未予受理,因为担心没有足够多的人手来处理。

  江苏省人民检察院一检察官透露,他也在力联旗下公司购买了一套住宅,当好友提醒他也要去法院起诉力联一房两卖时,他还不以为然,认为自己的房子没事。朋友追问一句:那你屋里是你在装修吗?这名检察官匆忙赶到现场,竟发现自己买下的这套房子已经又卖给了别人。

  力联集团法务负责人说:“案子一天查不清楚,我们就无法搞清这帮人到底做了多少孽,到底欠了多少债。”

  “我们只想早一天结束这场争议和噩梦,盼望这桩悬疑大案早日水落石出,追回公司资产,为数千员工的生存提供一条出路。”力联集团董事局主席翟韶均说。

  南京商圈内,很多人对翟韶均为何将原来的团队集体推上被告系表示很不理解。一位熟悉翟韶均的匿名者向时代周报陈述:翟韶均在“进去”以前,从没害过一个人。可能是在“里面”时长期压抑,出来后性情有所变化。这名匿名者称,翟在“里面”时因无所事事,研究苍蝇飞行规律,还将苍蝇抓到后将翅膀拔了,用每天吃剩下的蛋炒饭喂养它们。

  而王北城认为,翟韶均是在出来以后发现自己欠债太多,故意设局将大家绕糊涂之后撒了一个弥天大谎。

  翟韶均则反思,从其自身来讲,有用人失察的责任,这是不可推卸的,但是他认为,在民营企业中发生同样情况,并非他一家。


一句正解生肖| 香港正版挂牌彩图 更新| 威尼斯论坛| 六合王中王心水论坛| 单双王| 王中王三字解平特一肖| 香港马会正版幽默笑话| 一肖两码赌经的书| 白小姐平特一肖一尾| 铁板神算一句玄机料|